在線客服
客服熱線
客服組:
在線客服
QQ:
QQ:
服務時間:
-
搜索

版權所有? 鄭州市磴槽集團有限公司    豫ICP備05012540號     http://www.janeconnory.com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鄭州
地址:河南省登封市登封大道北段219號鄭州磴槽企業集團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累計訪問量:360962

關鍵詞:

新聞資訊

>
>
>
小貸公司洗牌潮:區域性小規模清盤離場 轉型艱辛“先求存活”

小貸公司洗牌潮:區域性小規模清盤離場 轉型艱辛“先求存活”

發布時間:
2021/08/17
瀏覽量

在互聯網巨頭背景的網絡小貸公司爭相增資推動業務擴張之際,區域性小貸平臺則面臨日益嚴峻的生存壓力。

7月底,央行發布2021年上半年小額貸款公司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6月末,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6686家,較去年末減少432家,小貸公司數量延續持續縮水態勢。

“事實上,目前仍在穩健經營的小貸公司可能不超過5000家。”一位中部地區小貸公司負責人曾強(化名)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直言,很多小貸公司要么在推動業務轉型,要么打算等到信貸業務悉數到期后清盤關門。

究其原因,一是監管趨嚴令不少小貸公司感到自己無法“達標”,只能選擇離場。比如不少小貸公司近年曾涉足網絡小貸業務,但去年11月出臺的《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不但對股東、注冊資本金、經營范圍、平臺資質等方面設置較高準入門檻,還對網絡小貸平臺經營風控體系、單戶上限、融資杠桿、聯合貸款、貸款投向等劃定若干操作紅線,令越來越多涉足網絡貸款的小貸公司感到經營壓力驟增,打起了退堂鼓。

二是近年眾多大型銀行憑借資金成本優勢與大數據風控能力,大舉布局三四線城市及鄉村的三農、小微、個人消費貸款業務,大幅壓縮了區域性小貸公司的業務發展空間。

三是越來越多小貸公司也深受業務利潤縮水、壞賬壓力激增等經營挑戰,比如部分地區基于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考量,要求當地小貸公司將貸款利率上限不要超過4倍LPR,導致不少貸款公司業務利潤率縮水,令股東方選擇清盤離場。

“可以預見的是,小貸行業洗牌潮還將繼續,未來將呈現強者愈強,弱者離場的局面。”曾強告訴記者。近期,他看到越來越多區域性小貸公司已開始努力尋求業務轉型,一是憑借自身在當地的客戶資源,向助貸業務轉型。二是發力供應鏈金融業務,即憑借自身在當地某些產業鏈上下游資金周轉的熟悉度,拓展基于供應鏈金融的對公貸款業務。三是與線下支付公司合作,發力某些特定消費場景的小額貸款業務。

“但是,每個業務轉型征途都不好走。”一位東部地區小貸公司運營總監向記者直言。這背后,四大瓶頸令小貸公司的各種突圍舉措顯得舉步維艱,一是資金成本居高不下,導致產品利率在其他金融機構面前缺乏競爭力;二是大數據風控能力不夠強,導致小貸公司壞賬率居高不下;三是客戶信貸服務體驗不夠好,難以吸引新客戶實現業務可持續增長;四是缺乏足夠豐富的客戶經營能力,令大量客戶很容易改換門庭。

小貸行業洗牌探因

“相比2015-2017年鼎盛時期,如今小貸行業黯淡了很多。”曾強向記者回憶說。2015年-2017年,國內小貸公司數量一度達到8951家,行業貸款余額則觸及9894億元,從業人數也達到11.8萬。

“當時整個小貸行業幾乎就是躺著賺錢。”他回憶說。盡管很多區域性小貸公司貸款投放能力僅有2億-3億元,但由于當時P2P火熱帶動民間信貸需求旺盛,很多小貸公司只需1年左右時間就能邁過盈虧平衡線,加之不少借款人通過P2P貸款“借新還舊”,整個小貸行業壞賬率也相對較低。

但是,隨著監管趨嚴、市場競爭加劇以及小貸公司業務模式與風控能力“停滯不前”,小貸行業很快告別了曾經的光輝歲月——如今,小貸公司數量、行業貸款余額、從業人數分別僅有6686家、8865億元與6.9萬人。

在曾強看來,市場競爭加劇是眾多區域性小貸行業日益遭遇生存壓力的最主要原因。以往,他所在的小貸公司主要涉及當地三四線城鎮與鄉村的三農與小微企業信貸服務,基于能實現保本微利。但過去3年期間,不少大型銀行開始憑借資本成本優勢與大數據風控能力,以年化7%-9%貸款利率吸引當地三農與小微客戶,導致他們信貸產品(年化利率約在20%-24%)根本沒有任何競爭力,導致業務規模呈現斷崖式下跌。

與此同時,風控能力薄弱也拖了后腿。以往在高貸款利率環境下,他所在的小貸公司即便承受7%的壞賬率,也能基本實現盈利。如今,地方金融監管部門要求小貸公司貸款利率降至4倍LPR,但風控能力薄弱令壞賬率維持在8%-9%附近,導致他們小貸業務驟然虧損。

“去年以來,我們曾計劃發力網絡小貸業務尋找新客源與業務突破口,爭取盡早擺脫虧損窘境,但隨著《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對注冊資本、平臺資質提出了更高要求,目前股東方打起了退堂鼓,不愿再追加注資,反而希望信貸業務悉數到期后清盤。”曾強感慨說。尤其是股東方關聯擔保公司無法通過小貸公司業務收取相對豐厚的融資擔保業務收入,令他們離場意愿更加強烈。

一位中西部地區小貸行業協會副會長向記者透露,目前當地打算清盤離場的小貸公司為數不少,主要是區域性規模偏低的小貸公司。畢竟,他們較高的資金成本與相對薄弱的大數據風控能力,導致他們信貸產品利率居高不下,無力抵御大型銀行等金融機構的業務競爭;此外,對網絡小貸的較嚴監管,也令不少小貸公司股東挺難一口氣拿出約10億元給區域性網絡小貸公司完成注資,迫使他們不得不選擇離場。

“此前,我們也打算將當地小貸公司進行整合兼并,從而做大業務規模并完成注冊資本、平臺資質等監管要求,但通過一段時間溝通,我們發現各家小貸公司股東意見不一,且整合兼并還存在跨區域經營問題(導致注冊資本要求可能提高至50億元),最終這項方案不了了之。”他告訴記者。這意味著當地小貸行業還將繼續洗牌,未來一段時間多家小貸公司將選擇離場。

記者多方了解到,在區域性小貸公司相繼離場之際,擁有大型互聯網平臺背景的小貸公司與銀行等金融機構正迅速填補市場空白。

曾強告訴記者,近期一些大型互聯網平臺背景小貸公司正在當地推出低息貸款+產品電商促銷服務的綜合金融服務,迅速獲取大量農戶與鄉鎮小微企業青睞。

“畢竟,大型互聯網平臺可以通過自身消費場景與電商渠道,幫助鄉鎮小微企業與農戶拓展產品銷路增收,打造拓寬產品電商銷路+銷售回款+生產環節貸款融資的大數據風控閉環,從而進一步壓低小貸業務貸款利率,這也是區域性傳統小貸公司無法比擬的優勢,注定了區域性小貸公司因業務模式單一而被淘汰。”他直言。

轉型征途未必一帆風順

面對日益嚴峻的生存壓力,越來越多區域性小貸公司開始尋求業務轉型突圍。

其中,向助貸業務轉型成為不少小貸公司的“共識”,此舉既能幫助小貸公司擺脫資金成本與大數據風控能力劣勢的掣肘,又能憑借以往的客戶資源創造新的業務收入,確保企業相對穩健的運營。

“但是,理想可以美好,現實卻是殘酷。”前述東部地區小貸公司運營總監向記者直言。向助貸業務的轉型征途不好走。有些銀行嫌小貸公司客戶資源不夠多,且與自身客戶存在一定的重疊性,對達成助貸合作協議的意愿并不高;也有部分銀行擔心小貸公司眾多借款客戶尚未接入持牌征信機構的征信報告,導致信貸風控系統無法給予精準貸款定價,擱置了相應助貸業務合作。

記者多方了解到,眼看轉型助貸難度不小,不少小貸公司則打算在某些細分領域“做精做專做深”——通過打通某些產業鏈資金周轉各個節點,拓展基于供應鏈金融的貸款業務。

“這條轉型征途看似前景廣闊,但操作起來同樣格外艱難。”一位中部地區小貸公司業務拓展總監向記者指出。他們和眾多行業產業鏈核心企業洽談供應鏈金融貸款合作時,發現后者一方面嫌小貸公司資金規模不夠大,無法滿足產業鏈資金流轉信貸需求,另一方面則認為小貸公司所提出的融資擔保條款過于苛刻。

“最終,這些產業鏈核心企業給我們的,都是銀行與信托公司不大愿涉足的、風險偏高的供應鏈金融信貸業務。”他表示。這背后,或許是核心企業找不到報價條件更好的資金供給方,于是愿意多承受2-3個百分點的融資成本,將這些風險偏高的供應鏈金融信貸業務交給小貸公司,但此舉導致不少小貸公司承受不小的壞賬壓力,稍有不慎就會因供應鏈金融業務虧損而“關門”。

他發現,也有部分小貸公司找到了灰色操作空間——具體而言,有些銀行基于自身風控要求,不能向某些產業鏈核心企業提供更多的供應鏈金融信貸額度,于是他們就找到小貸公司充作“資金通道商”,先向小貸公司“放貸”,再由后者貸款給相應的產業鏈核心企業用于上下游共性連融資,且銀行對小貸公司這類貸款壞賬“兜底”。

“由于充當資金通道業務提供方,小貸公司只能收取微薄的手續費與通道費,根本無法覆蓋業務轉型的經營開支。”這位中部地區小貸公司業務拓展總監指出。但是,不少小貸公司仍然對此樂此不疲,對他們而言,在轉型征途道阻且長的壓力下,盡可能多收三五斗令自身先活下來,是最重要的。

 

轉載自21經濟網

久久精品人人槡人妻人人玩-久久av最新地址精品-久久无码专区国产精品-久久精品一级片